首页 民生正文

allbet注册(allbetgame.us):黑中介换个马甲继续行骗 租房被坑的年轻人太难了

约稿员 民生 2020-10-30 15:17:06 19 0

传忠诚金达800万镑 阿仙奴踢唔走奥烧

【NowSports】盛传阿仙奴接受了艾拿素的超低转会费,希望送走奥斯尔,但后者拒绝征战亚洲。阿根廷体育频道TycSports爆料,沙特阿拉伯球队艾拿素(Al-Nassr)早前向阿仙奴出价550万欧元

  “我在成都读了4年书,许多同伙都在这里,实在本想一直在这里生涯下去,现在真的要重新考虑一下了。”夏丽丽孤零零地站在一片散乱的出租屋里,被身材高大的男子女人团团笼罩,她死后是被扔得七零八落的小我私家物品。“明显是自己已经签完合同付完钱的屋子,现在却好像是自己赖着不走”。

  当收到房东发来要她马上搬离的电话通知时,她实验协商,但守候她的却是房东破门而入,另有随即被断水断电的衡宇。一片漆黑里,她依赖手机前置微弱的光明在杂物间里翻出几只蜡烛,又去四周的超市买了打火机。

  “这都连续多少年了呢?我维权有用吗?”去年在成都结业的代维提起通过中介乐伽租房的履历仍泪眼婆娑,“就是很痛苦啊,那时一次性交了一年的房租,2.6万多元,只住了3个月,就被要求5天内搬出去,我抗争过,没有效果,厥后我照样搬了。”

  “我自己就是外地人,钱都是爸妈借的,不敢和爸爸妈妈说,爸爸前几天就因为心脏欠好住了院。”代维情绪有些激动,“我在网上维权,许多人质疑我为什么要找中介,为什么要一次交那么多钱。实在我想吗?我在高新区找了半个月屋子,找遍了网络各个角落,没找到一个房东,屋子都在中介手里,稍微好点的屋子就只能一次性交一年房租,我没有其他选择。”

  让代维没有想到的是,今年刚结业的妹子夏丽丽也“步入她的后尘”。在夏丽丽的身上,她看到自己的影子。夏丽丽也是一次性付给中介3万多元的房租,然后最先被赶。不外夏丽丽更惨,只住了一个多月。

  许多房东和租户都是受害者,却最先相互猛烈地折磨与撕扯。有租户临走时用水泥把下水道堵住,把窗户砸碎;有房东去供电局把出租屋的账号注销,断水断电。

  “有人幸运地碰上讲理的,损失对半负担;碰上那些不讲理的,就只能自认倒霉。”夏丽丽把住建部9月7日晚宣布的《住房租赁条例(征求意见稿)》中第十一条关于“未经承租人赞成,出租人不得私自进入租赁住房”的截图发给房东,房东迅速回复道:“我不管,赶快给我搬。”

  “谁能告诉我该怎么办?”她不敢告诉在老家的怙恃,计划自己扛过去,“找个兼职或者贷款吧”。

  记者观察发现,9月7日,那时联系她的营业员仍在同伙圈发衡宇出租信息。一些营业员群集起来讨论“怎么最后圈一波钱”。有状师建议夏丽丽起诉,但是她有些胆怯,“败诉怎么办?”

  一些维权群纷纷建立了起来,一位维权群主给记者发来一份长长的统计名单,里面光成都的中介公司就有50多家,应届结业生上当数目占总人数的30%,“确实上当的年轻人居多,而且这些公司的骗钱套路和乐伽一样,都存在高收低租的征象”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欧博注册网址

欢迎进入欧博网址(Allbet Gaming):www.ALLbetgame.us,欧博网址开放会员注册、代理开户、电脑客户端下载、苹果安卓下载等业务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光这位群主能接触到的“受骗”租户就有1万多人,“天天人数都在增添,我现在知道的就有上百个租户被迫撵出去。最奇怪的是,那些中介有的换个‘马甲’又回来。那些法(定代表)人许多多少都是在农村找的年轻人。”比如说,一位法定代表人的身份证上,是一个生于1998年的小伙子,家住在江西某个村。

  记者查询工商登记信息可见,这位农村小伙子名下有8家公司。许多租户和房东都心知肚明:“幕后的老板不就是来圈钱的,这和庞氏圈套有啥区别,拿着租客的钱,骗着房东的屋子,然后一跑了之,留下一个替罪羊。”一位房东向记者诉苦:“现在莫名其妙房东都成了坏人,我们实在也只是想少赔点,有的房东家里也不富足,还要还房贷。”

  在成都做过数年中介的王强向记者透露,成都许多中介公司2019年才最先拓展长租公寓营业,甚至在“爆雷”前一个月内,仍在疯狂地扩张,建立分公司,“幕后老板捞够钱就跑了”。

  “以前中介套路我们背上租房贷,现在中介高收低租圈钱,为什么年轻人租房总是那么难?”肖强无比眷念几年前能直接找到房东租房的时光,最少不会上当这么多钱,还影响征信。

  2018年,作为一个租房贷维权群的群主,肖强曾接受过记者的采访,他的征信逾期问题被解决了,但他已经不指望钱能退回来了,“厥后公司法人王四会找到了,不外他名下只有一辆车”。

  现在,肖强仍然能接到许多租户询问若何解决征信逾期问题的电话。许多租户是发现自己用不了蚂蚁花呗,才知道自己征信出了问题。

  代维叹了口吻说,每年结业生许多,希望人人擦亮眼睛。

  “租房光指望学生们擦亮双眼是没有用的,还需要市场监管部门负起责任来。”曾是受害租户的一位状师建议,“现在对于高收低租长收短支的行为仅仅是列入住建部异常目录,处罚力度不够。大多数受害人缺乏社会履历,基本不知道从那里看到住建部宣布的异常名录。以北京昊园恒业公司为例,谋划不到两年,累计行政处罚21次,列入谋划异常5次,罚没金额达26万。大量被坑租户至今未获得退款,相关起诉案件已经靠近2000例,现在所有无法执行。”他建议,应该在行业内规范谋划模式,特别是涉及长租公寓营业的公司,更需要提高公司注册门槛,“最少要先在当地住建部门立案齐全才气最先谋划。”

  而对于当前中介“换个马甲继续行骗”的征象,有租客《住房租赁条例(征求意见稿)》提出建议:“在处罚措施中建议增添对营业员的处罚措施,长租公寓爆雷企业营业员1年内不得从事房地产租赁和生意行业,管理人员3年内不得从事房地产租赁和生意行业,财政、高管5年内不得从事房地产租赁和生意行业。”

  (应采访工具要求,文中租客为假名)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戴月婷 泉源:中国青年报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
不代表本站掌赢网络的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

好文推荐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总数:2583
  • 页面总数:0
  • 分类总数:16
  • 标签总数:690
  • 评论总数:453
  • 浏览总数:72968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