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热点正文

温州新闻综合频道直播:日本三集片,戳穿了赤裸裸的社会

约稿员 热点 2020-01-23 04:34:21 202 0
“春晚再也回不去了!”59岁蔡明急病住院

宋丹丹退了、冯巩去年缺席了,今年连蔡明也无缘春晚了…… 1月14日,网上爆出一则新闻,连续登台27年的59岁“春晚钉子户”蔡明老师,她的小品被毙,将无缘鼠年春晚。 而春晚交由新一代

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喜欢自称「社畜」。

这个词,起源于日本。形容上班族。

在日剧里,职场从来不相信眼泪。

就像《我们无法成为野兽》中,外表光鲜的OL新垣结衣,也会为工作感到疲惫,不得不感叹一句,

「如果可以像野兽一样自由生活就好了。」

哪怕《水果宅急便》中,在风俗店工作的应召女郎,也都上班打卡,考核绩效,为了生计就算受多大委屈,哭过之后还是得照常工作。

当然,这些日剧都不如下面这部NHK制作的纪录片,来得深刻,揭得赤裸——

《日本的穷忙族》Portrait de la jeune fille en feu

此片一出,当即引起社会震动,并荣获了年度日本新闻协会赏

「穷忙族」,从字面意义所言,「一群过得又忙又穷的人」(好像是在说我)。

精确定义是指,尽管拥有工作并且也十分努力,但依然贫困交加的人群。

按日媒的统计,穷忙族一般年收入低于200万日元(约12万元人民币)。

每四个日本人里就有一个穷忙族。而其中60%,已经对未来不抱任何期望。

这部三集纪录片,开播于2006年,但时至今日,片中所描绘的「穷忙一族」在生活面前无可奈何的绝望状态,也依然是大多数当代职场人的真实写照

看着他们的生活,总觉得是在观望自己的现在、过去和未来。

当下日本,正面临经济衰退、发展滞缓、市场萎靡的困窘境遇。

国家经济走过战后的龙腾虎跃,却出乎意料地滑入迟缓衰颓的泥沼,国民生活条件随之发生肉眼可见的变化。

《穷忙族》正是将镜头对准处于底层生活的边缘人群,拍摄在这场风暴侵袭而来的现场,势单力薄的他们怎样遭遇和抵抗着,并继而追问,「穷忙」的背后,究竟根源何在?

「穷忙族」的出现,首先体现的是日本的战后泡沫经济,在狂欢后杯盘狼藉的残局境况。

中年一代,很多人由于被公司解雇、或者工资骤降,导致陷入举步维艰的贫困。

50岁的山田铁男,五年前被公司裁员解雇,生活陡然剧变。

为了维持生计,只能在加油站兼职,而且一共打着三份工

才换取一点微薄薪资,维持开销。

他家里有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,经济负担非常大,几乎是一瞬从中产落入了贫困。

在高速发展的泡沫时代,人人喊着「全民中产」的狂热口号,当泡沫沉淀市场冷静,才发现「中产」与「贫困」之间不过一线之隔

经济的下行,导致了大量的裁员、解雇、失业。被下岗人群的无所归依,僧多粥少的凛冽市场,不仅仅是中年危机的集中爆发,年青一代们也同样面临着无路可走的黑色梦魇

34岁的小山良人,高校毕业,四年前来到东京之后,就一直在靠打零工生存。

但经济越来越坏,到现在连零工工作也找不到。

只能在街头领取免费食物,风餐雨宿,无以为继。

在东京池袋一家介绍建筑工地等零工的中介公司里,聚集了很多像他这样无固定职业的年轻人。

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具有正规大学文凭,可是在缺口严重收缩的就业市场里,却没办法找到一份固定工作。

这些本来代表着国家未来和希望的年轻人,却因为在求职过程中屡屡受挫,根本得不到就业机会,不得不到常日蹲守在中介公司,干一天活拿一天钱。

居无定所甚至露宿街头,过着一顿饥一顿饱的漂浮人生。

40岁男明星转行当牙医!金曲曾红极一时

还记得“可米小子”的许君豪吗? 当年他们组合的一首《青春纪念册》 唱出了多少人的青春。 而许君豪现在在成都当牙医, 这个跨界厉害了! 简介 可米小子是一个 台湾 男子团体,是可米家

男性在求职场上,一直拥有性别福利。

当男性都在就业上屡屡碰壁,更遑论本就地位弱势的女性了。

「穷忙族」中的女性,既有年轻的女孩得不到公正的工作机会,也有离异的母亲带着孩子勉强维生。

在她们的世界里,前程暗淡,希望渺茫,也看不见有效的解决方式。

社会规则对她们极尽苛刻之能事,经济萧条令她们饱受压榨与剥削。

在女性来信里,很多人提到企业不愿意给女性正式职位,只提供临时工作,就像是「一次性用品」,只具有短暂有限的价值。

31岁的铃木,是一位年轻的母亲。

她一人抚养着两个小孩,为了维持生计,做过了很多份不同工作。

当初被解雇,也正是因为请假照顾孩子。

似乎职场歧视从不会缺席。

「穷忙族」的背后,有太多的形成因素,历史原因、政策问题、经济境况、就业机制、职场歧视等等,并非一日之寒。

严峻的就业形势不是一个单向度的问题,「穷忙族」的存在是资本欣欣向荣的车轮下碾过的沙砾。

在萧肃的大环境下,个体的力量在社会运势面前,如同螳臂当车,实在微乎其微

很多人只能无能为力地失败和沮丧,如黑夜行路无有尽头。

中青年成为「穷忙一代」,他们的孩子必然也不得不成为「穷忙族二代」

对于孩子来说,父母的失败意味着他们的人生是搭建在一块浮木上,就算是微小的风浪,也很可能带来倾覆不同的改变和选择。

像前文中提到的「穷忙族」山田铁男,在家中有两个小孩。

长子的梦想是做一名律师,曾提出想到私立学校读书,但父亲难以负担高昂的学费。

这不仅令长子失去优质教育资源的机会,甚至会感到丧失了追求梦想的权力和信心。

35岁的岩井拓也,本是身强力壮的年纪,却在街头靠捡垃圾为生。

但在学生时代,他也曾是一个优秀学生。

可是生于一个「穷忙」家庭里,捉襟见肘的经济状况,让他在人生道路的选择上,也受到了很多的限制。

进入高校后,家里就断绝了经济支持,在同学都在准备就职面试时,自己也因为买不起面试行头而只能埋头打零工。

人生就这样一直被耽误和延宕,过了三十岁也还是没有一份正经的工作。

在街头饥肠辘辘,只能靠捡垃圾桶里的杂志卖钱,换一天的饭钱。

而下一顿在哪里呢?

自己穷忙至少自己受罪,可是还要连带着孩子受罪,是比「穷忙」更令人难以忍受的事情。

对于父母来说,谁想让自己的孩子在学校被看得低人一等、在社会被各方排挤。

可以在今天教育资源有限、贫富阶级固化的时代,哪怕已经拼尽了全力,却还是看不到未来。

正如《日本的穷忙族》副标题:劳而固穷

穷则更穷,富则越富,已经是当下人难以逃脱的怪圈。

​不让「穷忙」的诅咒,延续到下一代身上,仅靠不眠不休的工作是不够的。

忙要忙的有价值。要时刻保持进步,做一个被社会需要的人。

更重要的是,在忙碌的工作之余,停下来学习富人思维。

本文源自头条号:独立鱼 转载申明:本文转载自以上微信公众号,若有侵占你的权益,请发邮件至本站邮箱,本站24小时内将予删除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
不代表本站掌赢网络的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

好文推荐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总数:2583
  • 页面总数:0
  • 分类总数:16
  • 标签总数:690
  • 评论总数:453
  • 浏览总数:729681